工业4.0挑战中国 十年灭淘宝?
发布时间:2015-01-21

        新年伊始,一个词的曝光度陡然增加,这个词就是工业4.0。关于这个概念,有很多广为流传的理论,比如工业4.0消灭淘宝只需10年;工业4.0可将生产成本降低四成,一举淘汰世界工厂,等等诸如此类。  
  听起来很夸张,那么什么是工业4.0呢?这个源自德国的热词是“第四次工业革命”的简称。工业1.0从蒸汽机的发明开始;工业2.0从1870年引进分工劳作的流水线开启;工业3.0是1969年开始的利用电力和IT系统升级自动化生产。而工业4.0,将是智能生产—通过信息物理系统的应用,打通所有生产环节的数据壁垒,无线网掌控一切。简单而言,如果说现在的自动化生产是人与机器对话,第四次工业革命,也就是工业4.0实现的是机器与机器对话,是更进一步的智能化。 
 

 

 
  三大传说是真的吗? 
  关于工业4.0,市场上流传着三个传说。 
  传说一,工业4.0是革命性改变。对于这个传说,德国宝马集团一位工业4.0生产专家并不认同,他认为工业4.0绝不是‘革命性改变’”,而是不断改进生产系统的日常工作。而德国企业战略专家贝格则表示。工业4.0其实是关于创造力的:通过技术革新来获取竞争力。但要强调的是“物联网”,也要有“物”才能玩得转,自动化设备才是根本。 
  传说二,工业4.0可将总生产成本降四成。 
  确实有这种说法,不过虽然“工业4.0”很强大,可以优化整个价值链,进而节省成本,但无法,也不应该用简单的百分比来来衡量。此外,工业4.0也不代表“无人化生产”,甚至未必一定是自动化程度加深。其实工业4.0的关键是采用新技术的合理应用。举个例子,就是通过机器人和人力组合,让机器人承担繁重的体力劳动,可以极大地改善不合理的工作流程 
 

 

 
  传说三,工业4.0是一个德国问题。 
  工业4.0的概念源自德国,不过如果说工业4.0只是一个德国的问题,那未免有些狭隘。比如,德国的宝马汽车公司在4大洲14个国家有29个工厂。仅此一个原因,就足以说明工业4.0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,对全球每一个工厂都同等重要。经济全球化时代,工业4.0是全世界、全人类都面临的共同机遇和挑战。 
 

 

 
  工业4.0的三大传说并不准确,不过不可否认的是,工业4.0概念发源地德国已经走在了追求和探索工业4.0的路途中。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去年10月底德国汉堡的IT峰会上鼓舞士气说,将数字科技与工业产品以及物流相连接,也就是工业4.0,德国有机会拔得头筹。而现实中,德国工业企业追求工业4.0的过程要朴实得多,很多科技进步都融入在日常生产的点滴中。一个比喻很形象,工业4.0就像是在做一个拼图,你看得到每一块碎片,但要看到整个图景还需要些时间。 
 
  专家:消灭淘宝、淘汰世界工厂不可能 
  虽然看到工业4.0的全部图景还需要时间,不过很多关于工业4.0的理论已经在中国广为流传。安邦咨询高级研究员贺军认为,消灭淘宝、淘汰世界工厂不太可能: 
  贺军:工业4.0和淘宝不是一个彼此替代的关系,淘宝是通过网络提供了便利交易的一种条件。但是工业4.0是产业智能化,它与淘宝应该不构成一种替代关系。世界产业体系和经济体系是分为不同的层次的,因此,说工业4.0全面的消灭世界工厂的话,这个说法有点太夸张了。因为世界也需要有4.0的工厂,也需要有3.0的,也许还有2.0的。就像世界国家经济水平的话,发展程度都不一样。 
 

 

 
  路漫漫其修远兮,中国工业4.0待起步 
  消灭淘宝、淘汰世界工厂虽然不太可能,但工业4.0是中国经济转型和企业发展的努力方向。从去年到今年,曝光度增加的工业4.0概念也给中国制造业带来了不小的冲击。天下财经编辑昨晚采访了一些国内知名的大制造业企业,不过很多企业对工业4.0似乎并不愿意多谈,有的则表示对工业4.0的概念还比较陌生: 
  相关负责人1:这方面我可能不是太了解。 
  相关负责人2:应该还是没有具体到一个企业吧,是个趋势问题吧。 
  记者:那作为制造业企业肯定是要跟上这个大潮的。对吧? 
  相关负责人2:是的,但我现在对这个事情没有思考。 
  贺军认为,工业4.0对于中国企业来说,看得多,做得少,这确是目前的实情,也意味着中国和4.0还有不小的差距: 
  贺军:这些企业对工业4.0表现得不是很熟悉或者不愿意多谈,我想可能反映了中国这些企业对工业4.0真实的认识的状况。这个概念在全世界来说也是比较新的,主要是制造业很发达的德国在推动。 
  记者:那差距您觉得在哪里呢? 
  贺军:中国呢我们是世界工厂2.0,但是别人提出来工业4.0,所以说这里头的差距是很大的。我们跟人家感觉差两代或三代。 
  不过,作为世界工厂,在工业4.0的大潮中,中国是有优势的,挑战也意味着机遇。 
  贺军:中国现在有一个巨大的市场,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的工业和服务业提供一个市场合作空间。第二,中国的市场体系,中国的产业体系,中国的技术层次,都是很复杂的。因此,多元性也能为吸纳各个层级的技术或创新提供一种空间。